[西宁]
9~14℃
pm2.5: 8
农历十月初二
2017-11-20 周日
当前位置 : 首页>走进青海 > 图说青海

行吟九眼泉

发布时间: 2018-01-12 09:29 来源: 青海日报 编辑:

02018010112.jpg

我的居所离西宁九眼泉林区不过二十几分钟的路程,因为有了这样的便利,每逢周末闲暇,我总会与家人步行去九眼泉走一走。

说实在的,作为林区,九眼泉并没有特别吸引人的景致,更谈不上风景如画。九眼泉其实是一座山,一座林木叠翠的小山,坐落在西宁城东经济开发区南边,这座貌似自然旅游景区的城中之景,如今却荒芜得七零八落,每到夏季,那些叠翠的林木虽然力争上游,努力释放着绿色,但看上去显得苍老而憔悴。

被誉为“夏都”的西宁,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而形成一座天然“空调”,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是名副其实的天然消夏避暑之都。这座美丽的城市历史文化源远流长,自然资源得天独厚,民俗风情绚丽多彩,是青藏高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她有着这样的一个美誉实在是妥帖得很,居住在这样一个城市里,我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

去年元旦,我又喜迁新居,离九眼泉林区更近了,毫不夸张地说,站在阳台上就能一览九眼泉林区风光,甚至可以呼吸到来自山口的季风的味道……

1

四月,省城西宁逐渐温热,周围的一切都充满生机,就连空气中也飘荡着一股喜悦和温暖的气味。走近九眼泉山脚,一座钢筋水泥结构的仿古山门赫然矗立在眼前,虽久经风霜,显得有些陈旧,但飞檐斗拱倒是别致典雅。斗拱上翘,形同飞鸟展翅,整座山门飞阁流丹,轻盈活泼。

穿过山门,山坡上开出一条约八九米宽的水泥路,两旁青杨、榆树、海棠、丁香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儿的树木夹道生长。这些树木在初春暖暖的空气中吐着新芽,慵懒地晒着太阳,看上去惬意得很。因为没有人为的修饰与雕琢,它们凌乱地施展着各自的美,就这样抖擞精神,相互拥挤着,碰撞着。

阡陌交错的山路两旁,是多年前遗留下来的几个茶园,里面树木杂乱,狼藉一片,树木仍是自顾自地生长,与周围破旧的门扇、窗棂以及水泥做的青色的矮墙相互为伴。绿树掩映处,仿古建筑已成残垣断壁,园内荒草萋萋,了无人烟;曲径深幽处,曾经的繁华似在低吟着古老的故事……

山上,见几位老妪俯身捡拾着什么。走近细看,她们都手拿小铲认真挖着野菜,什么苦苦菜、马银草,都难逃她们犀利的眼睛。偶尔也能遇到捡拾榆钱的人,这绿茵茵的小精灵,捡去洗净,沥干水分,放上精盐,与玉米面或豆面掺在一起,拌匀,上锅蒸熟,便是一道这个物质丰盈的时代里难得的美食。我敢断言,大多数人是难以品尝到如此美味的,也没有多少人会去捡拾这些飘落的榆钱,只有这些居家的老人才有精力回味过去,并不遗余力把它们变成餐桌上的美味。

家有老人真好。

2

就算景色不尽人意,但夏日的九眼泉并不孤独,有时甚至是热闹的。这个季节里,一些昔日萧索凋敝的园子,也被一些有头脑的小商小贩充分利用起来了。大凡办成一些以时下最流行也颇受年轻人喜爱的自助烧烤为主题的农家院。每日,会有不少私家车停留在苹果园、海棠苑门口。夏日里,这里个别的自助农家院还是有生意做的。因之,这个季节里的九眼泉便不再那么寂寞。

到了这个季节,九眼泉林区郁郁葱葱,苍翠得很。路边随处可见芫荽梅、金盏花争奇斗艳,为前来驻足的行人绽放美丽。我曾试图上山探寻九眼泉的泉眼,几乎走遍了角角落落,始终没有找到一丝与之有关的蛛丝马迹。倒是从经常上山的一些人口中听闻,传说中的九眼泉有九处泉眼,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九泉了无踪迹,但其名来源于此,必定无可置疑。我想,当人们置身于荫蔽的林木,尽情享受大自然的赐予时,对于九眼泉到底有没有泉眼一事,或许就没有几人去关注了。

每每依偎在九眼泉怀抱,看着曾经的繁华留下的痕迹,看着旧石桌、青砖、掉了色的彩色窗棂以及一人高的青色矮墙,一汪泉水便清澈流淌在我的心底。我想,曾有这样一潭清水,仿佛明镜一般,滋养着这片土地上的万物生灵,那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的赐予呢?

3

时近深秋,九眼泉的树木便失去了夏日奔放的激情,无精打采地在寒风中战栗着,荒凉穿透整个林区,仿佛向人们诉说着落花满地的沧桑。

一阵秋风吹来,夹杂着漂浮的微尘,直往人脖颈里钻,天凉好个秋!树干在秋风中摇摆,瞬间就吹落了一地金黄,而那些青杨依然昂然挺立着,一株株赤条条挺立着,这种赤诚之美,实在难以使人心生哪怕一丝一毫的不敬;而在秋风中岿然不动的松柏,依然英姿飒爽,苍翠如初。

树林深处,亭台楼阁掩映其间,园中有园,亭廊相连。大概是这个季节让树木变得消瘦的缘故吧,夏日里被树荫遮挡得密不见缝的廊厅,此时也显得开阔起来,而那色彩比往日更是艳丽了许多。这是今年夏天刚上了油漆的廊厅,七彩的油漆把旧日廊厅的风尘,全都掩埋。尽管如此,古朴中的旧时光依稀可见。廊厅也是中式飞檐建筑,若此时有人操琴弄弦,在秋风声中,那琴音定能拨动心扉,感慨世间沧桑,岁月荏苒,……

一条钢筋水泥材质的小径通往廊厅北侧的小凉亭,这廊厅与凉亭就那样相互依偎着,风雨无阻地紧紧依偎着。小径风景,也是残垣断壁,我无法估算它的年轮,但必是久经了风雨的。凉亭周围,一汪池水静静地闪着浑浊的光,确切地说,这是一潭死水,或者已经不能称其为水了。其中的涟漪因风雨的冲刷和岁月的洗礼,变得浑浊不清,水面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垃圾覆盖,哪里还有水的清澈。看到这样的池水,我的心情顿时也浑浊起来,是心塞,没错,是心塞。这池水,何时方能清澈?

4

冬日的九眼泉更加萧条了,仍然是松柏不畏严寒,昂然挺立。清晨,穿着厚重的冬衣信步于九眼泉,与太阳一起行走。良久,任凭冷风拂面,任冬日暖阳滑过心房,感叹世间一切过于匆匆,真格是月落乌啼,楼台依旧,只欣慰往日痴心没有丝毫更改。而今,身处浮云幻世,岂能不有所感染?如庄子所言,应天地万物于一身,无人无己,抛开杂念,卸下重担,轻装简行,游历于山野水涧,尽阅天下奇美,尽览世间桑田,美哉!

走近九眼泉这无景的景区,走近九眼泉这寂静的所在,就是走近了另一种生活方式。晴天,眼界可以达到城区的朦胧处;雨天,可以观赏雨脚的长度和电光的迅射;雪天,可以品味无色的滋味,赏读雪地的风韵……

九眼泉的四季,令人心醉。春花秋草,夏雨冬雪,和风煦日,闪电鸣雷……这都是自然馈赠于我们的瑰宝,但从中获得的无我境界是自然无法赋予的。或许寻找更加真实、精彩的自我,是我多年来不断行走在九眼泉的真正缘由。(王玉兰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触碰右侧展开